娱乐新鲜派|时代少年团:粉丝是陪伴前行的力量

日前,时代少年团马嘉祺、丁程鑫、宋亚轩、刘耀文、张真源、严浩翔、贺峻霖成功出道正式成团。接受网易娱乐偶像互动栏目《娱乐新鲜派》专访时,他们表示粉丝对他们来说是互相鼓励、互相陪伴的朋友,也是推动他们前行的力量,“是心里的一团火”,他们认为偶像的意义是给予喜欢他们的人困难时刻的动力,是“互相赋予能量”。
回忆起前不久结束的成团出道战,他们表示:“这段时间一起经历了很多,最后能成团挺开心的”,那段时间每次迷茫或者压力大的时候,除了听歌,他们也会躺一起聊很久的天,或者偷偷出去骑自行车,谈起一起去鬼屋的故事,更是滔滔不绝。他们还年轻,偶尔还会因为害怕黑不敢一个人睡觉,会在采访时因为太“吵”让大家露出无奈的笑,却有毅力为了一个舞台连续练习好几天,每天都能看到“四五点钟的太阳”。他们尚是小小少年,但他们裹挟着梦想和大家的期望,一直在前行。
娱乐新鲜派|时代少年团:粉丝是陪伴前行的力量
成功出道特别开心 希望能好好相伴前行
网易娱乐:以七人团出道,是什么样的感受呢?
马嘉祺:感觉特别的开心,大家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,最后能以这样的方式在一起,就真的还挺开心的。
网易娱乐:《台风蜕变之战》出道夜印象最深刻的是?
宋亚轩:他们(丁程鑫、刘耀文)两个双人舞,跳进“火锅底料”里,特别炸。
张真源:特别香。
网易娱乐:在现场看对方跳女团舞的时候,是什么感受?
张真源:跳挺好的,表情很丰富。
刘耀文:就很刺激啊。
网易娱乐:团里谁初印象象和现在反差最大?
宋亚轩:刘耀文!
丁程鑫:张真源,最开始他是比较羞涩的,现在他变得不老实了,豪放了,行为怪异了。
贺峻霖:宋亚轩,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当时那个环境特别尴尬,他一句话不说,特别安静,现在随时随地都在说话,特别皮。
网易娱乐:目前对内担当都是什么?有没有些变化?
丁程鑫:马嘉祺是做饭担当。
马嘉祺:宋亚轩是皮担当。
丁程鑫:严浩翔是冷漠担当,张真源是怪异担当,贺峻霖是唠嗑担当。
贺峻霖:就不能说个更好听的吗?
马嘉祺:说话担当。
丁程鑫:相声担当。
网易娱乐:谁是冷笑话大王?
丁程鑫:相对来说,宋亚轩吧。
马嘉祺:但宋亚轩大部分只能逗笑自己。
贺峻霖:宋亚轩是那种,我给你讲个笑话,“哈哈哈哈,我给你说哈哈哈哈”
网易娱乐:现在能想到一个冷笑话吗?
宋亚轩:用节奏造句,我妈在母亲节揍了我一顿。
网易娱乐:谁是最会卖安利的?
大家:贺峻霖。
贺峻霖:我之前一直拉着他们去听我爱豆的《斗牛》,还有《新世界》,两首歌其实都还没有发,但是他从去年演唱会唱这首歌之后,我就断断续续的把公司的人都拉来听了,每个人至少五遍起步。比如小马哥,就是重点安利对象。
马嘉祺:主要他要是问“你觉得怎么样”,我会跟他一起分析分析。
网易娱乐:宿舍有没有什么趣闻可以爆料一下?
丁程鑫:趣闻就是刘耀文跟宋亚轩天天睡在一起。
刘耀文:那是宋亚轩怕了。
宋亚轩:那是刘耀文怕了。
刘耀文:他自己说,“文哥来这睡”。
宋亚轩:没有!
贺峻霖:这样吧,刘耀文你把他门给他关了,电闸也关了,让他自己睡,你看他求不求你,如果他求你,你就把那个录下来,发微博上面去。
网易娱乐:平时迷茫或者压力大的时候,怎么减压?
张真源:听歌,钢琴曲。
严浩翔:鬼屋三件套,就是压力大的时候,就特意腾出一天的时间来,睡前不干别的,就去鬼屋,这家鬼屋走完了,走下家鬼屋,然后你就发现超级放松。
网易娱乐;那你会带宋亚轩去吗?
丁程鑫:宋亚轩不会去的。他太怂了,无论多少人进去,他都不会进去。
宋亚轩:你们把我围成一团,我还是敢去的。
丁程鑫:那天就是让你走中间,你说不敢不敢。
网易娱乐:所以困难或者不开心的时候,会互相安慰吗?
丁程鑫:我们会,就是平常会躺一起聊天,聊很久,要么就是一起出去骑自行车,在重庆的话就是在江边骑自行车,骑到很晚,然后一起出去吃宵夜。
网易娱乐:有没有期待自己会将来会变成什么样?
刘耀文:全是腹肌。就是腹肌,胸肌都挺明显的,然后身高也挺高的。
严浩翔:希望自己长到一八一,还差一点点,快了,然后就是希望自己可以,那时候考上心仪的大学,完成自己的目标。
粉丝是心里的一股力量 陪伴我们前行
网易娱乐:打算什么时候把你囤着的原创demo完整版发出来?
马嘉祺:其实一直都有在弄,最近也比较忙,还没有弄到很满意。
网易娱乐:之前说过在研究新唱法,《对话》《异类》的rap是新唱法吗?
马嘉祺:算是吧。其实我只是觉得会比较合适,我会觉得唱一首歌还是要按照比较合适它的方法。
网易娱乐:最近喜欢听的歌是?
马嘉祺:最近比较喜欢听,因为有追《乐队的夏天》,会比较看一些乐队类的。
网易娱乐:出道夜吊威亚唱歌是什么感受?
丁程鑫:一览众山小的感受。感觉在天上俯视人间,还挺爽的。刚开始上的时候还是有一点小小的紧张,会有些不安,但是上去之后就感觉蛮放松的,蛮自在的。
网易娱乐:有什么成年愿望吗?
丁程鑫:先学会驾照,然后自驾游,或者朋友一起出去玩。
网易娱乐:睡不着的时候会做什么?
丁程鑫:有些时候会回想一下今天干了什么,有些时候会数羊,有些时候看手机。
网易娱乐:出道夜现场为什么会选择《兰花草》?
宋亚轩:本来选了好几首歌,一首唱的,一首rap,工作人员建议我唱rap,给大家展示一下不一样的宋亚轩。就选了两首歌,一个是比较欢快的,一个是《兰花草》,然后大家都说《兰花草》比较炸。
网易娱乐:后面还会不会有rap或者摇滚风的舞台表演?
宋亚轩:尽量每种风格都来一次。
网易娱乐:你觉得以前音乐大师课被称为“静默少年”的宋亚轩和现在有什么区别?
宋亚轩:长高了呀。更加狂野,更加大胆了。
网易娱乐:现在再选一次的话,《睫毛弯弯》和《怪美的》,你会选什么?
刘耀文:《怪美的》,我觉得适合我。
宋亚轩:他有一颗女团心。
网易娱乐:你现在还会害怕一个人睡觉吗?为什么?
刘耀文:不害怕,以前是会害怕的,现在就是觉得没有心里面想的那么可怕了,因为也没有碰到过(奇异的事情)。
网易娱乐:你觉得自己适合女团舞吗?
张真源:我跟女团舞捆绑了嘛?我觉得就是,要勇于尝试,所以有时候会跳一下女团舞,发现找的感觉还挺好的。
网易娱乐:在穿搭上除了彩虹裤还喜欢什么?
大家:彩虹衣!
张真源:哈哈,我是觉得鲜艳的颜色能体现我的性格,让别人看到觉得我这个人很亲切。
网易娱乐:团内七个人平时在一起,一般都会玩些什么?
严浩翔:狼人杀。基本上都是一些桌游、手游。
网易娱乐:谁玩的好?
大家:严浩翔。
严浩翔:丁程鑫,贺峻霖相对稳定一些,发挥最不稳定的是张真源,每次开黑他都是个未知数。
丁程鑫:可能带你飞,可能带不动,实力坑队友。
网易娱乐:对自己厨艺满意吗?
严浩翔:下次让大家试一下好吧。
大家:算了算了。
丁程鑫:你敢做......
马嘉祺:我也不敢吃!
严浩翔:其实我一直对下厨很感兴趣,但是一直没拿出实际行动去实行,现在处于理想化阶段。
网易娱乐:对自己的五官哪部分最满意呢?
严浩翔:嘴巴吧,因为我要练rap,需要很利索的嘴巴。
网易娱乐:现在愿不愿意再去一次鬼屋?
贺峻霖:这是粉丝问的?你们问这个问题的意义在哪?好端端的浪费一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呢?不可能去,不可能的。
网易娱乐:玩鬼屋你当时最害怕的是什么?
贺峻霖:就没有不害怕的呀。
网易娱乐:去游乐场最喜欢的项目是什么?
贺峻霖:摩天轮、旋转木马。有一次我爸在儿童节带我去游乐场,去完之后出来说‘我再也不会带你来这了’。
网易娱乐:为什么?
贺峻霖:当时我爸说‘要不要去坐过山车’,不敢,‘要不要去坐跳楼机’,不敢,‘要不要去鬼屋’,不敢,‘要不要去坐那个荡的秋千’,不敢,‘那你要什么’,摩天轮吧。
网易娱乐:那你是不是可以和宋亚轩组队一起玩?
宋亚轩:我可以坐高空项目,但是失重的不行。
丁程鑫:高空项目不都是失重的?
宋亚轩:我说比如摩天轮、滑索那种。
网易娱乐:粉丝在你们心中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?
张真源:一股推着我的力量,也是我心里的一团火,互相相伴,互相鼓励,一起前进的感觉,这种状态挺好的。

丁程鑫:就一直陪伴在一起的吧,朋友之间的关心,互相鼓励的关系。
网易娱乐:怎么理解偶像的意义呢?
马嘉祺:偶像的意义,其实就是我可以通过我的行为,还有我的一些话,让你在你生命中某个比较困难的时刻感到动力,能带给你能量,其实就是正能量偶像。
网易娱乐:你们自己也有偶像吗?
宋亚轩:谭维维老师。
张真源:鹿晗,晗哥,开始的时候是四年前,初一的时候,刚进公司,那时候看《挚爱》的MV,一镜到底的,就觉得挺厉害的
严浩翔:我有两个,喜欢的rapper是王嘉尔老师,乐队是五月天。 

上一篇:互联网娱乐业白刃战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产品

评论